惡在歲月靜好處——日常暴力與「N號房」

需要警惕把這些問題作為「韓國問題」的特殊論,而忽視這些問題有多廣泛和日常,不止於一個國家,不止於兩性之間。將落後、保守和父權歸因到東亞或儒家文化,其實也延續了殖民者對亞洲的他者視角。

惡在歲月靜好處——日常暴力與「N號房」

需要警惕把這些問題作為「韓國問題」的特殊論,而忽視這些問題有多廣泛和日常,不止於一個國家,不止於兩性之間。將落後、保守和父權歸因到東亞或儒家文化,其實也延續了殖民者對亞洲的他者視角。

顛覆歷史──評賀蕭《女性與中國革命》

美國歷史學家賀蕭(Gail Hershatter)在其最新作品《女性與中國革命》(Women and China’s Revolutions)中問道:「如果把女性放在過去兩個世紀的敘述中心,會如何改變我們對歷史的理解?」

顛覆歷史──評賀蕭《女性與中國革命》

美國歷史學家賀蕭(Gail Hershatter)在其最新作品《女性與中國革命》(Women and China’s Revolutions)中問道:「如果把女性放在過去兩個世紀的敘述中心,會如何改變我們對歷史的理解?」

黑暗時代的新新不息之力:人工智能與心靈密碼

有幸在香港國際詩歌之夜十週年主持“AI與詩歌”討論會,請到來自不同地區、背景迥異的嘉賓:用人工智能寫作詩歌的David Jhave Johnston、建造虛擬音樂人小區的Ash Koosha和Isabella Winthrop 、著名的漢學家John Cayley。討論的焦點有三:

人工智能是否能替代人類在文化藝術上的創作型思維?
人工智能作為一種文化或娛樂產品,而不是純粹科技產品時,如何改變我們的文化生態?
人工智能應該如何避免人類的偏見,包括種族和性別?換言之,我們一直在普世共同人性(collective humanity)的預設下討論人工智能,但“人性”終究是一個複合的、複雜的、包涵不同個體和群體的概念。

黑暗時代的新新不息之力:人工智能與心靈密碼

有幸在香港國際詩歌之夜十週年主持“AI與詩歌”討論會,請到來自不同地區、背景迥異的嘉賓:用人工智能寫作詩歌的David Jhave Johnston、建造虛擬音樂人小區的Ash Koosha和Isabella Winthrop 、著名的漢學家John Cayley。討論的焦點有三:

人工智能是否能替代人類在文化藝術上的創作型思維?
人工智能作為一種文化或娛樂產品,而不是純粹科技產品時,如何改變我們的文化生態?
人工智能應該如何避免人類的偏見,包括種族和性別?換言之,我們一直在普世共同人性(collective humanity)的預設下討論人工智能,但“人性”終究是一個複合的、複雜的、包涵不同個體和群體的概念。

Reading List on Chinese Politics & Society, esp. Crises and Disasters

My personal list seeking to understand the human stories as well as the central-local relations, bureaucratic coordination and political history in modern & contemporary China behind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Reading List on Chinese Politics & Society, esp. Crises and Disasters

My personal list seeking to understand the human stories as well as the central-local relations, bureaucratic coordination and political history in modern & contemporary China behind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從章太炎到秋瑾:《異鄉人:上海的芥川龍之介》

2019年末,NHK上映了一部新電影《異鄉人:上海的芥川龍之介》(ストレンジャー〜上海の芥川龍之介〜;A Stranger in Shanghai)。

從章太炎到秋瑾:《異鄉人:上海的芥川龍之介》

2019年末,NHK上映了一部新電影《異鄉人:上海的芥川龍之介》(ストレンジャー〜上海の芥川龍之介〜;A Stranger in Shanghai)。

《小婦人》:從1868到2020的天路歷程

原載《微批》paratext 還記得《小婦人》(Little Women)扉頁所引用的十七世紀英國清教牧師約翰.班揚(John Bunyan)的《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 那麼去吧,我的小書,向一切 願意接受和歡迎你的人展示 那些你深深藏在心底的東西; 並抱著希望:讓你告訴他們的事 使他們永遠幸福,使他們立志 做個比你比我好得多的朝聖者。 Go, then, my little book, and show to all That entertain, and bid thee welcome shall, What thou shalt keep close, shut up from the rest, And wish

《小婦人》:從1868到2020的天路歷程

原載《微批》paratext 還記得《小婦人》(Little Women)扉頁所引用的十七世紀英國清教牧師約翰.班揚(John Bunyan)的《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 那麼去吧,我的小書,向一切 願意接受和歡迎你的人展示 那些你深深藏在心底的東西; 並抱著希望:讓你告訴他們的事 使他們永遠幸福,使他們立志 做個比你比我好得多的朝聖者。 Go, then, my little book, and show to all That entertain, and bid thee welcome shall, What thou shalt keep close, shut up from the rest, And wish

閨蜜史:友情是磅礴的革命

歷史學家田安(Anna Shields)曾在《知我者:中唐的文人友誼與文學文化》(One Who Knows Me: Friendship and Literary Culture in Mid-Tang)一書中寫到,白居易、元稹、韓愈等大家的友情是一種大有裨益的社會行為,因為友情讓他們調協和滋潤自己的文學實踐,也由此獲得對文人身份的進一步肯定,因為交友和交游都是個人的社會面向的伸展和滋長,也有助於鞏固彼此社會地位。但在中古中國和大部分古代社會,這種具有社會性和知識性的交友和交游,僅限於男性。

閨蜜史:友情是磅礴的革命

歷史學家田安(Anna Shields)曾在《知我者:中唐的文人友誼與文學文化》(One Who Knows Me: Friendship and Literary Culture in Mid-Tang)一書中寫到,白居易、元稹、韓愈等大家的友情是一種大有裨益的社會行為,因為友情讓他們調協和滋潤自己的文學實踐,也由此獲得對文人身份的進一步肯定,因為交友和交游都是個人的社會面向的伸展和滋長,也有助於鞏固彼此社會地位。但在中古中國和大部分古代社會,這種具有社會性和知識性的交友和交游,僅限於男性。

Contextualising “Chinese Religions”

Ting GUO for 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the Contemporary China Centre

Contextualising “Chinese Religions”

Ting GUO for 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the Contemporary China Centre

Rewriting History: On Women and China’s Revolutions, Gail Hershatter

China Channel, 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 “If we place women at the center of our account of China’s past two centuries, how does this change our understanding of what happened?”

Rewriting History: On Women and China’s Revolutions, Gail Hershatter

China Channel, 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 “If we place women at the center of our account of China’s past two centuries, how does this change our understanding of what happe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