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over, the Last Supper and the Religious Tradition of Eating Meat

【深夜食堂】專欄──聖經裡的食物:逾越節、最後的晚餐與吃肉的宗教傳統

郭婷 發表於《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

2015/04/25

每年四月,除了基督教重要的節日復活節之外,還有與基督教同宗的猶太教重要節日:逾越節(passover)。

Screenshot-2015-04-22-13.18.23

Huybrecht Beuckelaer畫作:第一個逾越節 (c1538-c1585)。來源:蘇富比官網截屏http://www.sothebys.com/en/auctions/ecatalogue/lot.105.html/2012/important-old-master-paintings-n08825

800px-Foster_Bible_Pictures_0062-1_The_Angel_of_Death_and_the_First_Passover

執行毀滅的天使與第一個逾越節(The Angel of Death and the First Passover)。來源:Charles Foster, Bible Pictures and What They Teach Us, 1897

670x400x3420922891_ac0b617c66_o-670x400.jpg.pagespeed.ic_.4rCMEGIdvx

二戰時期的逾越節。來源:http://unitedwithisrael.org/the-obligations-of-the-passover-seder/

有關逾越節的記載可以從聖經故事「出埃及記」中窺見一斑:猶太人在埃及生養眾多,繁茂強盛;法老為控制在埃及以色列人人口,告訴百姓

「看哪,這以色列民比我們還多,又比我們強盛。來吧!我們不如用巧記待他們,恐怕他們多起來,日後若遇什麼征戰的事,就連和我們的仇敵攻擊我們,離開這地去了。」(出1:8)

猶太人在埃及做苦工之外,男嬰的性命也遭到威脅,因為埃及王告誡接生婆「你們為希伯來婦人接生,看他們臨盆的時候,若是男孩,就把他殺了」(出1:16;儘管接生婆偷偷留存男孩性命 [出1:17] );法老也告訴民眾「以色列人所生的男孩,你們都要丟河裡。」(出1:22)

耶和華為幫助猶太人走出埃及而降下十個災難,迫使法老同意讓他們離開,但都未果;最後警告殺擊所有埃及的頭生子:「我再使一樣的災殃臨到法老和埃及」(出 11:1)他和猶太人約定,如果在門前涂了羊血,他在經過時就會知道這家是猶太人而讓他們免遭懲罰。

《舊約聖經》中《出埃及記》的第12章寫道:

「1 耶和華在埃及地曉諭摩西、亞倫說: 2 「你們要以本月為正月,為一年之首。 3 你們吩咐以色列全會眾說:本月初十日,各人要按著父家取羊羔,一家一隻。

「 6 要留到本月十四日,在黃昏的時候,以色列全會眾把羊羔宰了。 7 各家要取點血,塗在吃羊羔的房屋左右的門框上和門楣上。 8 當夜要吃羊羔的肉;用火烤了,與無酵餅和苦菜同吃。

「9 不可吃生的,斷不可吃水煮的,要帶著頭、腿、五臟,用火烤了吃。 10 不可剩下一點留到早晨;若留到早晨,要用火燒了。

「11 你們吃羊羔當腰間束帶,腳上穿鞋,手中拿杖,趕緊地吃;這是耶和華的逾越節。

「 12 因為那夜我要巡行埃及地,把埃及地一切頭生的,無論是人是牲畜,都擊殺了,又要敗壞埃及一切的神。我是耶和華。 13 這血要在你們所住的房屋上作記號;我一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我擊殺埃及地頭生的時候,災殃必不臨到你們身上滅你們。」

14 「你們要記念這日,守為耶和華的節,作為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 17 你們要守無酵節,因為我正當這日把你們的軍隊從埃及地領出來。所以,你們要守這日,作為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 」

簡而言之,逾越節是紀念上帝在大規模懲戒中越過猶太人的驚險故事。與此相關的食物除了上段經文中提及的羊肉,還有無酵麵餅的無酵餅(matzah)和象徵在埃及受苦的苦菜(maror);如《出埃及記》記載道,

「當夜要喫羊羔的肉、用火烤了、與無酵餅和苦菜同喫」(出12:8﹣12)

「在你們各家中,七日之內不可有酵,因為凡喫有酵之物的,無論是寄居的,是本地的,必從以色列的會中剪除。有酵的物,你們都不可喫,在你們一切住處要喫無酵餅。」(出12:19~20

79782_51_Picart

法國版畫家皮卡爾所作「葡萄牙猶太人的逾越節」,見《改變世界的書:皮卡爾與伯納德的世界宗教慶典》(Lynn Avery Hunt, Margaret C. Jacob, W. W. Mijnhardt:The Book that Changed Europe: Picart & Bernard’s Religious Ceremonies of the World.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0)。圖片來源:http://www.peterharrington.co.uk/blog/picart-bernards-religious-ceremonies-of-the-world/

從歷史語境來看,那頓有羊肉、無酵餅和苦菜的晚餐是大家站著匆忙吞落的,因為是一個等待命運的緊張時刻。而描繪由此演化而來的逾越節晚餐Seder的版畫,則有一家人圍桌而坐享用種種富有象徵意義的美食的圖景。

現代逾越節的餐品

現代逾越節晚餐可能不那麼嚴謹的遵循用餐時的宗教儀式,但會在桌上留一盤Seder Plate,包括以下食物:

seder-plate

seder plate。來源:https://www.lsjs.ac.uk/learn_now/make-your-seder-special-part-2/

  • 雞蛋 beitzah,代表逾越節獻給聖殿的祭祀。
  • 苦菜 maror,由辣根醬(horseradish)、生菜(lettuce)和苦菊苣(chicory)混合而成。
  • 另有一碗混合切碎的蘋果、乾果和紅酒的蘸醬稱為Charoset,象徵在法老手下幹活時所用的猶太人一直用的砂漿和磚。
  • 蔬菜組合karpas,由歐芹(parsley)、芹菜(celery)、煮熟的馬鈴薯和洋蔥等根莖蔬菜組成,象徵在埃及作奴隸時所作的農忙工作;“karpas”在希伯來文裡可以拼成 “perech samech”,意思是60座金字塔,代指曾在埃及為奴的60萬20歲以上的猶太男性。桌上的鹽水,一說代表猶太人在埃及奴隸時留下的眼淚。用來蘸 家長切下一片根莖蔬菜,蘸一下鹽水,再分給在座的每一位。
  • 羊骨Z’roar:象徵祭祀的羔羊。

從逾越節到新約

LastSupperRestored

《最後的晚餐》畫作。來源:http://www.philvaz.com/apologetics/LeonardoLastSupper.htm

Stiudium_do_Ostatniej_Wieczerzy

達芬奇手稿,顯示每一位門徒的身份標示。來源: http://www.artchive.com/artchive/L/leonardo/leonardo_study_supper.jpg.html

逾越節的一個更為人所知的演化,可能是《聖經新約》中「最後的晚餐」:晚餐時耶穌告訴門徒們他們中間有人出賣了自己,之後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禱告、被捕,那天剛好是逾越節。最後的晚餐中所出現的酒和餅都是為逾越節而準備,其中的餅就是無酵餅。

但耶穌基督給這個猶太教儀式帶來新的意義:他本人成為被犧牲的羔羊,而他對門徒說酒為血,餅為身,以此立一個新的約,來刷新人類在舊約──耶和華與始祖諾亞以彩虹為標記所立的約──之後犯下的罪過,以新約為寬恕和得救的標記 。根據《哥林多前書》記載:

「飯後,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

根據《約翰福音》,耶穌恰恰是逾越節 「黃昏的時候」、羔羊被宰殺之時被釘死,合了逾越節的新約意義。

猶太教作為基督教的原宗宗教,不僅在文化和神學上相互借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在歷史上兩方教徒曾經有長期摩擦和衝突。耶穌復活半個多世紀後(公元56年左右)使徒保羅面對的羅馬,是一個猶太教徒、耶穌追隨者(即後世通稱的基督徒)、異教徒(羅馬多神教)共同組成但時常彼此排斥的社會。

猶太教徒自持文化傳統和律法的擁有者,尤其是猶太教的法利賽人(Pharisees),看輕沒有受割禮的異邦人和當時依然是邊緣人的耶穌追隨者。而耶穌的追隨者也反對猶太教徒對律法的墨守成規。

猶太教飲食上遵循律法有諸多禁忌,尤其動物有潔淨和不潔淨之分(kosher),因此被稱為「吃素的」,在公眾場合一起進食的時候通常引起種族衝突和隔離。作為耶穌的右手,使徒彼得在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都默認了既有情形,而保羅則呼籲改變,提倡彼此包容。也因此,他在《羅馬書》中花許多段落論述飲食:

「吃(肉)的人不可輕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論斷吃的人;因為神已經收納他了。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羅14:3

「你若因食物叫弟兄憂愁,就不是按著愛人的道理行」羅14:15

「不可因為食物毀壞神的工程。凡物固然潔淨,但有人因食物叫人跌倒,就是他的罪了。無論是吃肉,是喝酒,是什麼別的事,叫弟兄跌倒,一概不作才好。」羅14:20﹣21

cat0440r4_49a2

聖保羅向羅馬的猶太人和異教徒傳教。九世紀下半葉,瑞士聖加侖(Saint Gall, Switzerland)。來源:大都會博物館部落格http://blog.metmuseum.org/penandparchment/exhibition-images/cat0440r4_49a/

有人說這是現代文化多元主義的先鋒:提倡尊重彼此不同,使得所有差異點共存;但事實上,保羅所呼籲的是重申兩個團體的信仰之同源。他指出的是衝突背後的神學悖論:猶太教和基督教信奉的不是同一位神?耶穌不理應是猶太教徒所期盼的彌賽亞?為何同一信仰下的人群彼此排斥?

這一點可能類似孔漢斯(Hans Küng)提出、並於1993年世界宗教議會(Council for a Parliament of the World’s Religions)表決通過的的「全球倫理」(Global Ethic)。這些從食物角度窺見的古老宗教議題,可能是現代社會處理政治衝突時,都值得借鑑並反思的。

延展閱讀:

Baruch M. Bokser, The Origins of the Seder: The Passover Rite and Early Rabbinic Judaism.

Lynn Avery Hunt, Margaret C. Jacob and W. W. Mijnhardt, The Book that Changed Europe: Picart & Bernard’s Religious Ceremonies of the World.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Advertisements

About ting

from SHANGHAI to the WORL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