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Day: 咬一口文化的演進融合

ImageImageImageImageImageImage

在許多國家裡,五月的第一天是個特別的節日:May Day(五朔節),原是凱爾特人的朔火節(Beltane)和日耳曼人的沃普爾吉斯之夜(Walpurgisnacht)。兩者在異教(Paganism) 都有慶祝立夏的意思;“Beltane”在蓋爾語中意味著璀璨閃耀之火,“Walpurgisnacht”在民間傳說裡則有女巫聚會之意。如今在蘇格拉,每年這個還有Beltane Festival,蘇格拉首府愛丁堡的卡爾頓山丘(Calton Hill)上都會上演傳統的神劇,祭典中一群人手持火把繞山遊行後穿過一個燃燒的火門,五月皇后(the May Queen) 帶領綠人(Green Man代表新生與希望) 與紅人(Red Man代表混亂與破壞) 打鬥,終獲勝利。接著是圍繞篝火跳舞,正式宣告冬去夏來。邪典片(Cult)經典《異教徒》(The Wicker Man 1973)講述的便是五朔節的故事,美劇《廣告狂人》(Mad Men)裡也演過五朔節時學校組織孩子們搭著彩帶繞樹跳舞。

在牛津每年的May Day有聚集在莫德林學院(Magdalane College)下面聽唱詩的習俗;之前朋友告訴我,還有跳下莫德林橋(Magdalane Bridge)的傳統,忍不住回一句英國人常用以感歎其它文化之稀奇古怪的:“So exotic!”熟通中日韓三國語言的英國漢學家司馬山自然明白,大笑。

早晨6點趕到,已是人頭濟濟。有無數身著正裝、臉色蒼白的學生,猜是昨晚學院晚宴後熬夜飲酒到天明,便直接過來了。年輕,真是所向披靡得令人汗顏……

抬頭可見塔樓上排著一隊唱詩班男孩,不多時便響起清揚的讚美詩。落雨的牛津,早晨特別清朗,天空雖然灰蒙,也讓人神清心靜。

唱至中途,有一段禱告,原來是個簡短版的早禮拜。如此異教慶典的基督教正典化,那麼在莫徳林學院(Magdalane College) 唱詩的傳統應該來自聖經裡抹大拉的馬利亞(Mary Magdalane) 的典故,前者其實就得名自後者。在《聖經新約》中,抹大拉的馬利亞追隨耶穌基督直至他受苦,斷氣,埋葬,被認為是《新約》中除去聖母馬利亞之外最重要的女性。這個“正統”的詮釋,和靜心聆聽唱詩的所有身著“異教”慶典服飾的人群(有穿成大樹的,有穿著凱爾特傳統服裝的,有戴五月花環的)一起,似乎又生動的體現出一種文化演進的兼容並蓄。

可惜的是,今年加強了防衛,沒人能接近那座橋,也就沒看見人舉著香檳跳下河去。但令人振奮的是許多酒館和咖啡館都提前開門,一早便能吃上熱騰騰的的早餐。比如Vault’s咖啡館,就應景推出Beltane Breakfast;因為60年代新紀元運動(New Age Movement)影響,異教和東方宗教、心性自然的生活方式相聯繫,比如吃素,或是有機食品。Beltane Breakfast就打著有機蔬菜、散養雞蛋的旗號。運動如今自然是形式大過內容,但以此為這個5點就掙扎著爬起來聽唱詩、看民族舞、看人扮花草的早晨乾杯,還是有一種特別的圓滿感。用司馬的話來說,那就是依然可口、似乎可以包含一切瑣碎的多元文化主義。

附:Cameron: My war on multiculturalism

部分內容載於《英中時報》 iss 527

Advertisements

About ting

from SHANGHAI to the WORL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